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大富車站

除了植栽長大了一些,大富車站 (2014/10/05) 本身沒什麼改變,倒是立牌的形式和顏色都不太一樣,看來是有不定期更換。
大富車站 (2012/09/14) 保存狀況相當不錯
位置花蓮縣光復鄉
構造:無人化平面車站
站體
1981年鋼筋混凝土東拓標準站房
月台1(岸式x1)
註解小型聚落交通聯絡站
每日平均上下客人數
2011年~10,第215名
2012年~12,第216名
2013年~14,第217名
2014年~15,第219名
2015年~18,第219名
2016年~20 (9.85%),第219名 ()

(2014) 大富車站新站牌,形式與其他站都不相同,算是獨特的設計。左邊圖案選擇站房正面的照片,倒也是一絕。
(2012) 大富車站舊站牌,當時台東線的無人招呼站都是這種單面金屬製站牌。截至2014年10月它仍樹立在廢棄月台上。
大富是我老家所在,我對這裡想要抒發的文字內容會比較多一些,請大家多多體諒。

大富地區在日本時代是移民村,當時是標準日式地名「大和」(不知發音是否也一樣是やまとYAMATO?)。大和是奈良縣的古令制國名,所以很可能最初是來自該地的移民;而大和也是日本的國族名稱;再加上二戰中悲情的巨型戰艦大和,使得這個地名有著無比的歷史意義。戰後國民政府當然不會讓這種地名留存,於是以鐵路為界,將這個區域劃分為大豐、大富兩村,站前方向為大富村,所以定名為大富車站。

小時候回老家時,對於大富車站的木造站房還有一點點印象,車站出來面對的大街,也就是我們口中的「大富街上」,兩旁低矮的日式木造平房有不少店家,其中的雜貨店是我們買糖果飲料玩具的地方,以前覺得好熱鬧。後來在東拓時木造站房就拆了,改建為標準站房。起初還維持著有人小站的規模,不過有一次我到窗口買票,站務人員卻告訴我不賣票了,以後改成上車補票。當下我是覺得很疑惑,怎麼車站明明有人卻不賣票,後來才知道那是車站降等無人化的前兆。果然,不久之後大富車站就改為招呼站,車站無人看守,很快就面臨各種毀損、破壞。2001年桃芝颱風豪雨造成的土石流淹沒了鄰村大興,大豐大富也損失慘重,車站內外全是泥濘一片,次年我看到災後復舊但仍一片狼藉的景象,真的令人傷心。幸好,在地的鄉親也不願見到存在已久的車站就這樣沉淪,以「大富社區發展協會」的名義加以認養,除了維護車站環境整潔之外,也有一些照片、藝文創作、生態活動的展示,與瑞和站的情況有些類似。

現在的大富車站結構簡單,無人化的站房,原本的島式月台,因為正線以外的路軌全部拆光,變成了一個岸式月台,但進出站必須跨越軌道。2013年大富站在站房側新建另一處岸式月台,讓乘客可直接上下車而無須跨越軌道,所以原本的舊月台形同廢棄。電氣化改點之後,本站南下北上各五班列車,與三民站班次數量相同,在台東線並列班車最少、最冷清的兩個站。

在前幾年吉祥車票熱潮時,大富因為站名討喜,原本台鐵有意要炒作「吉安~大富」之類的組合,但這兩站距離較遠,票價比較貴,加上大富早已無人化沒在售票,所以這種遠距結合終究還是一場空。

戰後日人全部返國,花東不少移民村呈現空窗狀態,才使得來自廣東窮鄉僻壤的敝人先祖,終於在這片蔗田曠野中找到落腳處。由於附近整個區域都是種植甘蔗,大富地區的住民不論是閩、客族群,營生幾乎都與糖廠息息相關。我們老家是在東邊山下(海岸山脈山腳),距離大富街上步行要40分鐘以上,地勢在縱谷中算是較高處,正好成為花蓮溪與秀姑巒溪流域界線(所以容易缺水)。門前的產業道路越鋪越平整,最後變成了縣道193。往大富街上望過去,視野非常好,整個縱谷盡收眼底,可以直接看到台東線鐵路的火車。昔日這個區域全部都是蔗田,接近採收期的話比人還高很多,中間有灌溉渠道、產業道路、糖鐵的鐵軌等,早期的確是由火車載運甘蔗,不過後來就改為貨運卡車。以前糖廠的規範是很嚴的,不能隨便亂折甘蔗來吃,據說會罰錢,不過對小孩子沒有什麼嚇阻力;但是說真的,甘蔗實在太多,每天朝夕相處看得也膩了,又不是什麼可以吃飽的東西,所以偶爾好玩去砍一根來吃甜,平時根本也懶得動它。

2002年光復糖廠停產後,蔗田迅速消失,大面積的廢耕農地轉為平地造林區域,現在這些樹長得有一定高度但還不算很茂密,林務局就迫不及待成立了「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園區」。若從純遊憩的角度來看,它並沒有什麼可玩的地方,不過風景面很不錯,也規劃有自行車道。其實最好的發展方式,是將此園區結合昔日糖廠蔗田的設施殘跡,甚至保留一塊蔗田,結合地景、生態與產業活動,形成一個有教育意義的綜合性體驗。

相對於鐵路分隔大豐與大富(湊成「豐富」),北邊一點則是大興與大農(湊成「興農」)。大農村以前也全是蔗田區域,現在人口極為稀少,唯一比較為人熟知的是「自強外役監獄」。大興村則是比較靠西邊山的村落,以前這裡也設有一個小小的招呼站,僅有的設施是跟流動廁所一樣大小的候車亭,位置就在往大興村的岔路附近,我的微弱記憶中有搭乘普通車,停在這裡,並有人上車的印象。大興村在2001年桃芝颱風遭逢滅村的土石流,損失慘重,現在雖已復舊,但人口大半已經外移。

(2014/04/05、10/05再次造訪)
(2014/10/30添筆)
大富車站這兩年有一些改變,主要是在月台部份。原有的東拓時代月台廢棄不用,新建了靠近站房的岸式月台。很明顯這是為了避免乘客進出站跨越軌道,不過瑞和站也有一樣的問題,但沒有任何變動,所以大富站可能還有額外考量,就是將來郵輪式列車的停靠。隨後台鐵便將舊月台以鐵鍊稍微圍起來,理論上禁止進入。在東線所有車站月台都整修墊高的情形下,這座月台已成為東拓制式月台的最後樣本,其他就只能在安通、舊東里這兩個廢站才能看到了。希望台鐵能將它原封不動保留下來,不過這很難說,因為台鐵現在雖然不會拆舊站房,但不保證不會拆舊月台。

大富街上還是很蕭條,但老爸跟我說,大富街上現在除了擂茶之外,還有甘蔗產業特色餐廳。有機農作和結合地方產業的觀光業大概是唯一的出路吧。

電氣化之後,大富車站的停靠列車從光華號換成了電聯車,但還是一樣沒人上下車。
電氣化通車之前,R187牽引的南下莒光號通過大富車站。
電氣化通車之前,R183牽引的北上復興號(清明節加班列車)通過大富車站。
大富車站新舊兩月台相互對看,舊月台圍上了象徵性的鐵鍊,上面註明「本月台停用、請勿上下車」。
大富車站新舊月台另一角度,這張照片可看出新月台墊得比較高。
大富車站新月台遮棚特寫
大富車站南端,電聯車剛駛離。
大富車站北端,新舊兩月台看起來幾乎是一樣長。
大富車站站房內側
(以下為2012年大富車站景象)
光華號普通車剛駛離大富車站月台
大富車站站場全景,所站位置是月台最北端,站房則是在另一邊末端,距離很遠。大富車站無天橋也無地下道,進出站必須走到月台盡頭再跨越軌道。
大富車站月台,T字型遮棚和大理石花紋舖面是東拓標準設計。
大富車站北端,往光復。
大富車站南端,往富源。
大富車站
大富車站內部,這是原本售票窗口的位置,被打通成為開放式的空間。
大富車站裡簡單的攝影展
大富車站正面特寫,這些立牌的涵義我就不是很懂了。
大富車站正面望去的街景
大富車站正面望去的街景之二,與上圖相隔兩年。
大富車站正面左邊的第一家商店,以前這是一間雜貨店。
大富車站正面右邊巷道的民宅,這是我父親好友的老家,但現在已經無人居住。
大富車站正面的街上,以前這條街真的很熱鬧,不過現在…。遠處正對著海岸山脈,仔細還可看出自強外役監獄的紅色建築。
大富街上開設的擂茶店。大富的客家人口比例相當高,其中許多也是和我們家族一樣的時間與方式遷徙而來。
富安宮,大富地區的信仰中心。
歡迎光臨大和
大富車站前花東公路上,拉長鏡頭所見的自強外役監獄。
花蓮客運大富候車亭,以前是非常重要的交通據點。
大富村一處日式木造民宅(屋頂顯然整修過),以前小時候這是一家雜貨店,屋後窗戶打開就可以買東西。
通往大豐村的聯絡道路
南下富源車站 北上光復車站

12 則留言:

  1. 最近有一位老婦女在本站滑倒貼鐵軌上,因為太暗還被自強號撞。。。建議台鐵在無人站開燈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電氣化之後列車速度更快…就算有照明,恐怕也來不及煞車了…

      刪除
  2. 感謝站主的分享!從文字和照片中,可以感到濃濃的家鄉情感。

    回覆刪除
  3. 大富站在1990年代叫北富站不是ㄇ?你怎麼忘了介紹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可能是搞錯了,北富是光復鄉富田(太巴塱)的其中一個聚落,也就是太巴塱國小所在地,離大富有些距離。大富車站不曾叫做北富車站。另外在東竹與富里之間,東拓前有個「富北站」。

      為什麼我這麼肯定呢?因為我母親就是北富出身,老家住在北富國小(今太巴塱國小)對面。

      刪除
    2. 我爸爸也是太巴塱出身唷 ((顯示為認親XD

      刪除
  4. 這個星期我都在花蓮和玉里之間搭區間車活動,大家都知道台東線的列車到站廣播在英文之後還有阿美語,我在4/13搭4628次的區間車到富源時,非常特別的是到站廣播的阿美語中車站名稱有的竟然是日語。例如:列車要進到版主您的老家時,在阿美語中可以聽到YAMATO,這就讓我很好奇了:"為什麼車站名稱不是使用真正的阿美語呢?"。
    到富源後就請問了值班站長(我實在很幸運問對了人,他是花蓮南部出身的阿美族人),他說其實這是無可奈何的折衷方式,日治時期日本人對玉里以北的管理非常嚴格,地名都要說日語,長期下來導致北花蓮的阿美族人已經不知道怎麼用母語說地名了,玉里以南就沒那麼嚴,他自己當年調到吉安時用阿美語說地名,連其他族人都聽不懂,所以如果廣播用正統的阿美語說地名,很多人反而會不知所云,他說我沒聽錯那是日語,而且很感慨的說這是日本人留下的遺毒。
    其他時間我搭的區間車聽到的都是阿美語加上國語的地名,其實這種漢化程度更糟糕,唯一例外的是不論區間車或對號車到花蓮前地名說的是kalingko(花蓮港),其實這也是日語啊!這真的是很奇怪,個人認為台鐵既然有心加上阿美語,那就應該用正統的阿美地名,讓阿美人們也能找回自己的語言才對!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真的厲害,我都沒仔細聽過,一直認定它報的是阿美族語「現在停靠的是」+國語「站名」,對號列車的廣播好像都是這樣。不過大富用YAMATO可能是有歷史淵源,因為這是移民村,不是阿美族聚落,也許根本沒有阿美族語的地名稱呼吧,所以才沿用大和。像我爸的一些朋友,到現在都還是用台語「DAIHO」(大和)來稱呼大富,例如他會說「這些豆漿是到大和買的」。想到這裡,我覺得光復應該會有「馬太鞍」之類的站名才對呀,富源也絕對有阿美族地名稱呼,下次我一定要仔細聽聽看。

      刪除
    2. 您見笑啦!我不是厲害,只是因為正"勉強"日文中,對日語的聲音比較敏感。4/13搭的區間車很特別,連吉安都是廣播yoshino,相信您下次回家時會比我有更多的收穫。當然,我也贊成把光復改成"馬太鞍",台東線的歷史悠久,應該保存和珍惜這個文化的。

      刪除
    3. 下次真的要仔細聽聽,似乎有很多玄機。

      刪除
    4. 這星期去了台東的幾個車站,我運氣很好,搭乘的區間車其中有一班瑞和、瑞源、鹿野也是日語喔(山里我沒聽清楚)。但真是對不起,我忘了記下電聯車的編號給您參考,我想這可能是台鐵漏掉更改廣播的電車吧。

      刪除
    5. 難怪!我在2015年去台東的時候,怎覺得阿美族語好像日語?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