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武塔車站

從北上月台看過去的武塔車站 (2015/10/30) 全貌
武塔車站 (2012/09/15) 舊站房已拆除,只剩下一個天橋是最明顯地標。
位置宜蘭縣南澳鄉
構造:無人化平面月台站
站體
月台2(岸式x2)
註解小型聚落交通聯絡站《秘》
每日平均上下客人數
2011年~21,第212名
2012年~24,第212名
2013年~26,第211名
2014年~29,第213名
2015年~35,第210名
2016年~43 (+20.52%),第208名 (↑2)

武塔車站沒有立式站牌,只貼在天橋的外皮上。從此站開始,宜蘭地區有一些車站站牌里程是取到小數點後二位。
北迴鐵路沿線雖然有許多原住民聚落,但真正源自於原住民的車站名只有一個,武塔。武塔是泰雅族的聚落,居民是從深山中的「武塔社」(BUTA)遷移下來,所形成的村落仍叫武塔村。武塔車站離村子不算太遠,還在步行範圍內;而西南方6公里路程外還有金洋村,這兩個聚落都可以算是此站的客源。無奈部落居民人口有限,武塔又沒有對號列車停靠,想搭長途列車還是得到南澳,所以利用者稀少。目前此站每天上下車乘客約30人,在所有北迴線車站中敬陪末座。

武塔~漢本間的13.2公里路程,在北迴線通車後立刻成為台鐵最遙遠的站距,直到南迴線通車後才被枋野~古莊間的20公里超越(後來枋野改成不營業的號誌站,枋山~古莊的站距更拉長為26.9公里)。這樣的距離在當時單線營運的狀況下,確實是極大的瓶頸,正常一來一往的班距至少要半小時。而且,這段路程中,有三個幾乎是連在一起的隧道(觀音隧道、鼓音隧道、谷風隧道,中間只隔著山溝),總長超過10公里,不可能設立正規車站,所以在觀音隧道裡面接近中間的位置,設立了可交會列車的雙線區段,這便是「觀音號誌站」。早期很多列車沒有空調,而且沒有電氣化,班班柴油動力,經過隧道時都會盡量把窗戶關閉以避免吃煙,但無論你怎麼關,還是會有油煙味滲入車廂。這種味道在經過長隧道時更是明顯,非常難受。觀音號誌站位於隧道深處,列車交會時必定放慢速度,小心確認以避免冒進,這使列車要花更長的時間才能通過,甚至有時候會在隧道中停車等候對向列車。因為通風不良,觀音號誌站使用頻率不高,據說還有一段時間是停用。我在觀音隧道裡遇到交會列車的次數確實不多,大概三、四次裡才有一次,也印證了這一點。

單線時代的觀音隧道總長7,740公尺,曾經是台鐵最長的隧道,後來才被南迴鐵路的中央隧道(8,070公尺)巴過去。觀察觀音隧道是我從小每次搭北迴線的重頭戲,與觀察崇德海鮮、東澳站北側臂木式號誌並列三大必完成之事。觀察流程大概是這樣:過武塔站之後,馬上要繃緊神經,因為很快就要進隧道了;在進隧道時立刻開始計時,出隧道時要跟大家宣佈總共花了多少時間通過;在隧道中要密切注意西側,在某一個點隧道會突然變寬,並且出現另一條路軌;如果剛好遇上交會列車,因為通常速度不快,可以清楚看見對向列車上的乘客,那是很奇特的感覺。好啦,我承認這些都是蠻無聊的行為,但我還是樂此不疲,每次回花蓮都要來上一遍。

有趣的是,北迴鐵路雙線電氣化工程,在武塔~漢本間的三個隧道西邊新築雙線隧道,直接全部連起來,所以只有一個「新觀音隧道」,總長也是三個合起來的10,307公尺,又超越了中央隧道,重新奪回第一。但新觀音隧道走起來就很無趣,電氣化速度快一下就通過,毫無超長隧道的感覺;從頭到尾都是雙線,也失去了突然看到交會列車的意外驚喜。

北迴鐵路雙線電氣化之後,武塔站附近的路線有經過微調,變得曲度較小,但也順便把站房和側線全拆了,只剩下雙線旁的兩個岸式月台,有天橋連結,而舊站房的位置還可以辨識出來。武塔站位於一個大彎道與隧道間,西邊是山,東邊有南澳南溪,若不是蘇花改工程在進行,附近幾乎是沒有人類活動跡象,所以被我列為典型秘境車站之一。

武塔附近最有名的景點大概就是莎韻之鐘了。故事內容網路上俯拾即是,在此不再贅述;而那個「鐘」的位置還蠻不起眼的,不仔細找很容易錯過。它的位置,從武塔車站接回蘇花公路後,繼續往花蓮方向,到南澳南溪橋邊,右側有一片草地,就會看到莎韻之鐘的紀念亭。這個對大日本帝國而言極度政治正確、但對國民政府而言極度政治不正確的故事,在戒嚴時代根本沒人敢提,直到1990年代以後才漸漸為人所知。現在紀念公園大約是當年莎韻落水的位置,不過其實她並不是武塔社的人,而是利有亨社(或譯流興社)。當時這兩個社都在深山裡,不過後來到1950年代都遷徙下山。據說日本人在1941年所立的初代莎韻之鐘紀念亭,還靜靜棲身於利有亨社舊址的荒煙漫草中。

《2015/10/30再次造訪》
《2015/11/15添筆》
第二次造訪武塔站,沒有什麼特殊目的,只是想看看蘇花改對附近地景的影響。武塔站本身並沒有改變,沒有站房,由天橋連結的兩座岸式月台,西側雄偉的山壁、北側緊鄰新武塔隧道南口,這一區塊景色依舊。另外一面就不一樣了,沿著南澳南溪的蘇花改高架橋主體設施已經接近完工,它從武塔站東側凶狠地橫切過來,直接穿入山壁的隧道,並在隧道口旁邊的山壁留下醜陋的水泥化防坍塌工事。橋下與武塔站之間的場域,也出現了更多的工寮,工程車輛及人員進進出出,讓這個秘境小站變得不太寧靜。然而,在月台上還是能感受到初秋清晨的沁涼和遠離都市塵囂的恬靜,因此我仍然很樂意將此站列為秘境車站。只是將來蘇花改通車之後會不會有不同的感受就很難說了。

利用有限的時間,我還是往蘇花公路的方向走去,經過派出所之後,發現莎韻之鐘的鐘樓就在不遠處,所以也順便逛了一下。這景點因為沒什麼話題性而乏人問津,所以感覺上有點雜草叢生。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真正的莎韻之鐘其實是在山上,也就是說截至日治末期,泰雅族的Ryohen部落(譯作利有亨社或流興社)、還有像武塔、金洋等部落,都還是位於在南澳的深山裡;但是到了國民政府的1950、1960年代,他們卻都陸續搬下山,分別定居在南澳鄉溪谷平地的幾個村落;而且不只是這裡,全台各地各族都有許多類似的狀況,例如排灣族、魯凱族、布農族、太魯閣族,現在大多定居在平地與山地交界處,跟以前的居住地差別很大。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奧秘,因為日本人也曾經威迫利誘原住民遷離山區,但往往效果不大甚至遭致反抗;可是為什麼國民政府做一樣的事情,卻都順利完成,而且幾乎沒有聽到反對的聲音?我們是不是遺漏了某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

清晨,EMU500停靠武塔車站之後,緩緩駛離。陽光還只是斜斜的從東邊射入。
另一列EMU500駛進武塔車站。令人意外的是,早晨的北迴線區間車有許多通勤上班的工程人員,幾乎滿座。
從武塔站天橋往北眺望,除了工寮有變得比較宏偉之外,景緻與3年前幾乎沒有差別。
從武塔站天橋往南眺望,這景色差別就很明顯了,憑空多了兩道高架橋,山壁上也有很大的施工傷痕。
從武塔車站月台南端觀察是最突兀的了,也讓這個方向本來的溪谷田園景象徹底崩壞。
武塔車站旁的工寮,附近堆放各式各樣的工程器材或機具,希望將來通車後能清除乾淨。
原本估算武塔車站站房的位置,現在就位於高架橋下。
從蘇花改高架橋下方欣賞
通往武塔聚落的道路,現在多了「南澳社區巴士」的服務,往來金洋村~朝陽漁港之間,途經武塔、南澳市區。在部落人口老化嚴重的今天,這是相當不錯的服務啊。
這是武塔村口蘇花公路旁的一處名產休息站,也許有些開過蘇花公路的駕駛曾在此休息。後方即為蘇花改高架橋。
「莎韻紀念公園」正面,牌樓很明顯是仿日式鳥居,不過是石製的。
莎韻紀念公園已經雜草叢生
「莎韻之鐘」事略,仔細看過之後,會覺得這故事好像也沒有到可歌可泣的境界,只是有些哀傷。
(以下為2012年武塔車站畫面)
北上EMU500型電聯車停靠武塔車站
台灣水泥的貨運列車經過武塔車站,應該是要開往和平。
幸福水泥的貨運列車經過武塔車站,應該是要開往和仁。
武塔車站一部分位於彎道上,天橋是綠色的,連結兩岸式月台。
武塔車站南下月台,雖然沒有標示,但依照舊站房位置它應該是第一月台。
武塔車站北端,盡頭處就是雙線的「新武塔隧道」。
武塔車站南端是一處大彎道,接著跨越南澳南溪,準備進入觀音隧道。
武塔車站天橋上,往北。鐵道盡頭處是隧道,但右邊是在進行什麼工程呢?下面會提到。
武塔車站天橋上,往南。鐵道即將通往慢長的隧道群。
武塔車站站場與南澳南溪之間就是蘇花公路,現在有大規模工程在進行。
武塔車站舊站房大約的位置


武塔車站聯外道路,就是前面這條小路。
通往武塔車站的小路,你怎能說它不是秘境呢?
通往武塔村的道路,前方不遠處才有較多房舍。
蘇花公路往武塔村的路口,仔細看,在派出所招牌跟那個背竹簍的雕像中間,就是武塔車站的天橋。
武塔部落
蘇花公路武塔段,往花蓮方向,箭頭所指的突起物就是莎韻之鐘紀念亭。
原來是蘇花改!但南澳、武塔這一段大概是蘇花公路最沒有危險的路段,經過還常常要擔心超速,可是蘇花改工程卻先從這一段開始,真是沒路用,柿子挑軟的吃。
蘇花改在武塔這一段會沿南澳南溪河床而行
南下漢本車站 北上南澳車站

25 則留言:

  1. 本人明天也計劃來訪武塔車站與莎韻之鐘,感謝分享相關記文(話說我很討厭蘇花改延線工程,空氣很糟加上跨越部落的高架橋很礙眼

    回覆刪除
    回覆
    1. 蘇花改蓋下去,武塔這一段的景觀大受影響,交通便捷與自然美景好像永遠不能並存啊…

      刪除
  2. 本人蠻擔心武塔站會不會因為蘇花改的通車 就此裁撤
    依附近的搭乘狀況來看 蘇花改勢必使武塔站列入裁撤名單的大熱門
    要不是莎韻之鐘 可能早就不復存矣
    可憐啊 又一個祕境車站 要接受台鐵命運的審判

    回覆刪除
    回覆
    1. 個人覺得台鐵現在應該不會輕易廢站,除非是有改線的狀況(例如月美、溪口)。
      武塔已經無人化,對於成本影響有限,廢站會招致一定的批評聲浪,很明顯台鐵最不想應付這種事,
      所以極可能就這樣維持下去。

      刪除
  3. 我有在這搭過莒光號,哈哈!
    還有買到硬票~~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喔?武塔有停過莒光號?真的嗎?這我倒是第一次聽過,願聞其詳。

      刪除
    2. 哈哈,跟您在南平的敘述滿像的!那時去集票順便拍照,車站附近晃完離回北部的車還久,剛好有往花蓮莒光會在武塔臨停,副站長就讓我去和平換車了!都過了快10年了,看到這文章才知武塔連站房都拆了

      刪除
    3. 武塔確實有賣過硬票,但大概是十年前了。

      刪除
  4. http://dr2510.pixnet.net/album/photo/32869668
    這就是那時去拍的照,還是後來用DC翻拍相片才上傳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懷念武塔、漢本、和仁等站原來的樣子,那都是北迴線剛通車的原作,現在只能從老照片中去回憶了!

      刪除
    2. 真的,那次去過之後也就沒再二度造訪了。
      所以車站前面那條路出來,往左轉會看到的公路就是蘇花吧?
      我記得那次去我是右轉,在武塔國小坐了一會兒,沒有繼續往裡面走,
      感覺到部落還有一段距離!!

      刪除
    3. 而且現在也沒有台北到花蓮的藍皮普快了,記得那時候去是搭六點多的普快到武塔的。

      刪除
    4. 武塔車站確實離部落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我想這也是此站業績清淡、無人化的主要原因。車站離蘇花公路反而比較近。

      刪除
  5. 抓個小bug,崇德海「鮮」?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是崇德海鮮!那是一家我從未光顧、但看了非常多次的店家,位在崇德村裡,但不知道哪一年它就消失不見了。詳情請參考崇德車站那一篇。

      刪除
  6. 板大的添筆日期是否又複製貼上忘了改了
    您應該是近期去的吧,而不是去年吧XD
    今年也趁暑假去看莎韻之鐘,真的不好找,而且被埋沒在草叢中…
    我想除了歷史課本會提到,應該也沒人在意它了
    喔對了不曉得板大去的時候是怎麼排班次的
    那次從台北過去只能搭宜蘭發車10:29到武塔的
    再沿著蘇花公路走回南澳
    順便看看蘇花改(其實雖然它很巨大,但我覺得倒不會有太大的違和感,也不會太破壞小站風情,因為還是沒什麼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老毛病又犯了。
      這次我是從宜蘭出發,搭了非常早的班車,6:57就到武塔,逛了大約半小時,7:32就搭下一班車繼續南下。武塔站小小的,週邊也很單純,半小時已經足夠到莎韻之鐘那邊逛一逛。
      你的感覺跟我一樣,目前蘇花改尚未通車,人煙依舊十分稀少,就只是兩條水泥長龍架在上面,大部分都沒有改變;但我還是有點擔心通車後的狀況,至少寧靜度會徹底消失,一直聽到汽車開過來開過去的聲音…

      刪除
  7. 武塔車站在電氣化前是個三等站
    我該說電氣化害一堆站被降級甚至站房被拆掉甚至廢站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能說是「電氣化害的」,應該說是鐵道規格提昇(雙線或電氣化)後,原本需要執行交會、待避以及閉塞業務的小站,變成不需要執行這些工作了,在客運業務清淡的前提下,派駐站員已無意義,因此紛紛降等無人化,而降等、無人化之後,拆除站房或是廢站的可能性也就大幅增加。

      刪除
    2. 感覺這些小站命運真讓人覺得悲傷
      以前曾經風光如今......

      刪除
    3. 最可惜的是站房都被拆掉,要不然北迴線原始車站都頗具特色。

      刪除
    4. 現在好像只剩南澳 景美 崇德是北迴線原始車站

      刪除
  8. 席特曼 ~ 您好!
    說到舊觀音隧道裡的 " 觀音號誌站 ", 我曾經有次搭35SP32600莒光號客車去花蓮 , 曾經遇到上行列車正好如你說的在觀音號誌站裡停靠交會待避 , 在結束交會成為單軌時會遇到隧道的 "橫坑" 而且還能看到太平洋照射進來的亮光 , 經過這麼多年我還真無法忘懷那一幕景象呢 ! 後來在YouTube上看到 【臺鐵 舊北迴觀音隧道 路程景 現為蘇花改工程用隧道】影片的重現 (8:42~10:42) , 真的好震撼也很懷念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29JHxJ2MzE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太對了,我也永遠記得在觀音隧道裡,突然看到一道光線的震撼畫面。我小時候都覺得說,既然都已經離山壁這麼近了,還會「漏光」,幹嘛一定要鑿隧道,把路線蓋在海邊讓大家看看風景不是很好。說真的我以前對觀音隧道的確是又愛又恨。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