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武塔車站

從北上月台看過去的武塔車站 (2015/10/30) 全貌
武塔車站 (2012/09/15) 舊站房已拆除,只剩下一個天橋是最明顯地標。
位置宜蘭縣南澳鄉
構造:無人化平面月台站
站體
月台2(岸式x2)
註解小型聚落交通聯絡站《秘》7
每日平均上下客人數
2011年~21,第212名
2012年~24,第212名
2013年~26,第211名
2014年~29,第213名
2015年~35,第210名
2016年~43,第208名
2017年~57 (+34.15%),第202名 (↑6)

武塔車站沒有立式站牌,只貼在天橋的外皮上。從此站開始,宜蘭地區有一些車站站牌里程是取到小數點後二位。
北迴鐵路沿線雖然有許多原住民聚落,但真正源自於原住民的車站名只有一個,武塔。武塔是泰雅族的聚落,居民是從深山中的「武塔社」(BUTA)遷移下來,所形成的村落仍叫武塔村。武塔車站離村子不算太遠,還在步行範圍內;而西南方6公里路程外還有金洋村,這兩個聚落都可以算是此站的客源。無奈部落居民人口有限,武塔又沒有對號列車停靠,想搭長途列車還是得到南澳,所以利用者稀少。目前此站每天上下車乘客約30人,在所有北迴線車站中敬陪末座。(註:2015年之後武塔站利用人數大增,現已超越永樂、漢本、景美等北迴線小站。)

武塔~漢本間的13.2公里路程,在北迴線通車後立刻成為台鐵最遙遠的站距,直到南迴線通車後才被枋野~古莊間的20公里超越(後來枋野改成不營業的號誌站,枋山~古莊的站距更拉長為26.9公里)。這樣的距離在當時單線營運的狀況下,確實是極大的瓶頸,正常一來一往的班距至少要半小時。而且,這段路程中,有三個幾乎是連在一起的隧道(觀音隧道、鼓音隧道、谷風隧道,中間只隔著山溝),總長超過10公里,不可能設立正規車站,所以在觀音隧道裡面接近中間的位置,設立了可交會列車的雙線區段,這便是「觀音號誌站」。早期很多列車沒有空調,而且沒有電氣化,班班柴油動力,經過隧道時都會盡量把窗戶關閉以避免吃煙,但無論你怎麼關,還是會有油煙味滲入車廂。這種味道在經過長隧道時更是明顯,非常難受。觀音號誌站位於隧道深處,列車交會時必定放慢速度,小心確認以避免冒進,這使列車要花更長的時間才能通過,甚至有時候會在隧道中停車等候對向列車。因為通風不良,觀音號誌站使用頻率不高,據說還有一段時間是停用。我在觀音隧道裡遇到交會列車的次數確實不多,大概三、四次裡才有一次,也印證了這一點。

單線時代的觀音隧道總長7,740公尺,曾經是台鐵最長的隧道,後來才被南迴鐵路的中央隧道(8,070公尺)巴過去。觀察觀音隧道是我從小每次搭北迴線的重頭戲,與觀察崇德海鮮、東澳站北側臂木式號誌並列三大必完成之事。觀察流程大概是這樣:過武塔站之後,馬上要繃緊神經,因為很快就要進隧道了;在進隧道時立刻開始計時,出隧道時要跟大家宣佈總共花了多少時間通過;在隧道中要密切注意西側,在某一個點隧道會突然變寬,並且出現另一條路軌;如果剛好遇上交會列車,因為通常速度不快,可以清楚看見對向列車上的乘客,那是很奇特的感覺。好啦,我承認這些都是蠻無聊的行為,但我還是樂此不疲,每次回花蓮都要來上一遍。

有趣的是,北迴鐵路雙線電氣化工程,在武塔~漢本間的三個隧道西邊新築雙線隧道,直接全部連起來,所以只有一個「新觀音隧道」,總長也是三個合起來的10,307公尺,又超越了中央隧道,重新奪回第一。但新觀音隧道走起來就很無趣,電氣化速度快一下就通過,毫無超長隧道的感覺;從頭到尾都是雙線,也失去了突然看到交會列車的意外驚喜。

北迴鐵路雙線電氣化之後,武塔站附近的路線有經過微調,變得曲度較小,但也順便把站房和側線全拆了,只剩下雙線旁的兩個岸式月台,有天橋連結,而舊站房的位置還可以辨識出來。武塔站位於一個大彎道與隧道間,西邊是山,東邊有南澳南溪,若不是蘇花改工程在進行,附近幾乎是沒有人類活動跡象,所以被我列為典型秘境車站之一。

武塔附近最有名的景點大概就是莎韻之鐘了。故事內容網路上俯拾即是,在此不再贅述;而那個「鐘」的位置還蠻不起眼的,不仔細找很容易錯過。它的位置,從武塔車站接回蘇花公路後,繼續往花蓮方向,到南澳南溪橋邊,右側有一片草地,就會看到莎韻之鐘的紀念亭。這個對大日本帝國而言極度政治正確、但對國民政府而言極度政治不正確的故事,在戒嚴時代根本沒人敢提,直到1990年代以後才漸漸為人所知。現在紀念公園大約是當年莎韻落水的位置,不過其實她並不是武塔社的人,而是利有亨社(或譯流興社)。當時這兩個社都在深山裡,不過後來到1950年代都遷徙下山。據說日本人在1941年所立的初代莎韻之鐘紀念亭,還靜靜棲身於利有亨社舊址的荒煙漫草中。

《2015/10/30再次造訪》
《2015/11/15添筆》
第二次造訪武塔站,沒有什麼特殊目的,只是想看看蘇花改對附近地景的影響。武塔站本身並沒有改變,沒有站房,由天橋連結的兩座岸式月台,西側雄偉的山壁、北側緊鄰新武塔隧道南口,這一區塊景色依舊。另外一面就不一樣了,沿著南澳南溪的蘇花改高架橋主體設施已經接近完工,它從武塔站東側凶狠地橫切過來,直接穿入山壁的隧道,並在隧道口旁邊的山壁留下醜陋的水泥化防坍塌工事。橋下與武塔站之間的場域,也出現了更多的工寮,工程車輛及人員進進出出,讓這個秘境小站變得不太寧靜。然而,在月台上還是能感受到初秋清晨的沁涼和遠離都市塵囂的恬靜,因此我仍然很樂意將此站列為秘境車站。只是將來蘇花改通車之後會不會有不同的感受就很難說了。

利用有限的時間,我還是往蘇花公路的方向走去,經過派出所之後,發現莎韻之鐘的鐘樓就在不遠處,所以也順便逛了一下。這景點因為沒什麼話題性而乏人問津,所以感覺上有點雜草叢生。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真正的莎韻之鐘其實是在山上,也就是說截至日治末期,泰雅族的Ryohen部落(譯作利有亨社或流興社)、還有像武塔、金洋等部落,都還是位於在南澳的深山裡;但是到了國民政府的1950、1960年代,他們卻都陸續搬下山,分別定居在南澳鄉溪谷平地的幾個村落;而且不只是這裡,全台各地各族都有許多類似的狀況,例如排灣族、魯凱族、布農族、太魯閣族,現在大多定居在平地與山地交界處,跟以前的居住地差別很大。這其中一定有什麼奧秘,因為日本人也曾經威迫利誘原住民遷離山區,但往往效果不大甚至遭致反抗;可是為什麼國民政府做一樣的事情,卻都順利完成,而且幾乎沒有聽到反對的聲音?我們是不是遺漏了某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

清晨,EMU500停靠武塔車站之後,緩緩駛離。陽光還只是斜斜的從東邊射入。
另一列EMU500駛進武塔車站。令人意外的是,早晨的北迴線區間車有許多通勤上班的工程人員,幾乎滿座。
從武塔站天橋往北眺望,除了工寮有變得比較宏偉之外,景緻與3年前幾乎沒有差別。
從武塔站天橋往南眺望,這景色差別就很明顯了,憑空多了兩道高架橋,山壁上也有很大的施工傷痕。
從武塔車站月台南端觀察是最突兀的了,也讓這個方向本來的溪谷田園景象徹底崩壞。
武塔車站旁的工寮,附近堆放各式各樣的工程器材或機具,希望將來通車後能清除乾淨。
原本估算武塔車站站房的位置,現在就位於高架橋下。
從蘇花改高架橋下方欣賞
通往武塔聚落的道路,現在多了「南澳社區巴士」的服務,往來金洋村~朝陽漁港之間,途經武塔、南澳市區。在部落人口老化嚴重的今天,這是相當不錯的服務啊。
這是武塔村口蘇花公路旁的一處名產休息站,也許有些開過蘇花公路的駕駛曾在此休息。後方即為蘇花改高架橋。
「莎韻紀念公園」正面,牌樓很明顯是仿日式鳥居,不過是石製的。
莎韻紀念公園已經雜草叢生
「莎韻之鐘」事略,仔細看過之後,會覺得這故事好像也沒有到可歌可泣的境界,只是有些哀傷。
(以下為2012年武塔車站畫面)
北上EMU500型電聯車停靠武塔車站
台灣水泥的貨運列車經過武塔車站,應該是要開往和平。
幸福水泥的貨運列車經過武塔車站,應該是要開往和仁。
武塔車站一部分位於彎道上,天橋是綠色的,連結兩岸式月台。
武塔車站南下月台,雖然沒有標示,但依照舊站房位置它應該是第一月台。
武塔車站北端,盡頭處就是雙線的「新武塔隧道」。
武塔車站南端是一處大彎道,接著跨越南澳南溪,準備進入觀音隧道。
武塔車站天橋上,往北。鐵道盡頭處是隧道,但右邊是在進行什麼工程呢?下面會提到。
武塔車站天橋上,往南。鐵道即將通往慢長的隧道群。
武塔車站站場與南澳南溪之間就是蘇花公路,現在有大規模工程在進行。
武塔車站舊站房大約的位置


武塔車站聯外道路,就是前面這條小路。
通往武塔車站的小路,你怎能說它不是秘境呢?
通往武塔村的道路,前方不遠處才有較多房舍。
蘇花公路往武塔村的路口,仔細看,在派出所招牌跟那個背竹簍的雕像中間,就是武塔車站的天橋。
武塔部落
蘇花公路武塔段,往花蓮方向,箭頭所指的突起物就是莎韻之鐘紀念亭。
原來是蘇花改!但南澳、武塔這一段大概是蘇花公路最沒有危險的路段,經過還常常要擔心超速,可是蘇花改工程卻先從這一段開始,真是沒路用,柿子挑軟的吃。
蘇花改在武塔這一段會沿南澳南溪河床而行
南下漢本車站 北上南澳車站

30 則留言:

  1. 本人明天也計劃來訪武塔車站與莎韻之鐘,感謝分享相關記文(話說我很討厭蘇花改延線工程,空氣很糟加上跨越部落的高架橋很礙眼

    回覆刪除
    回覆
    1. 蘇花改蓋下去,武塔這一段的景觀大受影響,交通便捷與自然美景好像永遠不能並存啊…

      刪除
  2. 本人蠻擔心武塔站會不會因為蘇花改的通車 就此裁撤
    依附近的搭乘狀況來看 蘇花改勢必使武塔站列入裁撤名單的大熱門
    要不是莎韻之鐘 可能早就不復存矣
    可憐啊 又一個祕境車站 要接受台鐵命運的審判

    回覆刪除
    回覆
    1. 個人覺得台鐵現在應該不會輕易廢站,除非是有改線的狀況(例如月美、溪口)。
      武塔已經無人化,對於成本影響有限,廢站會招致一定的批評聲浪,很明顯台鐵最不想應付這種事,
      所以極可能就這樣維持下去。

      刪除
    2. 我並不看好這車站
      台鐵精簡東部車站的理由說是東部人口外流還有電子票證等等
      搞不好會變成號誌站
      台鐵估計只怕兇的
      例如某個二等站

      刪除
    3. 目前武塔站是還沒有裁撤的理由,蘇花改武塔~南澳的一小段事實上已經先通車了,台鐵亦無什麼動作。反而武塔站外正在增建鐵路電氣設施,不知作用為何。

      刪除
  3. 我有在這搭過莒光號,哈哈!
    還有買到硬票~~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喔?武塔有停過莒光號?真的嗎?這我倒是第一次聽過,願聞其詳。

      刪除
    2. 哈哈,跟您在南平的敘述滿像的!那時去集票順便拍照,車站附近晃完離回北部的車還久,剛好有往花蓮莒光會在武塔臨停,副站長就讓我去和平換車了!都過了快10年了,看到這文章才知武塔連站房都拆了

      刪除
    3. 武塔確實有賣過硬票,但大概是十年前了。

      刪除
  4. http://dr2510.pixnet.net/album/photo/32869668
    這就是那時去拍的照,還是後來用DC翻拍相片才上傳X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懷念武塔、漢本、和仁等站原來的樣子,那都是北迴線剛通車的原作,現在只能從老照片中去回憶了!

      刪除
    2. 真的,那次去過之後也就沒再二度造訪了。
      所以車站前面那條路出來,往左轉會看到的公路就是蘇花吧?
      我記得那次去我是右轉,在武塔國小坐了一會兒,沒有繼續往裡面走,
      感覺到部落還有一段距離!!

      刪除
    3. 而且現在也沒有台北到花蓮的藍皮普快了,記得那時候去是搭六點多的普快到武塔的。

      刪除
    4. 武塔車站確實離部落還有一段距離,所以我想這也是此站業績清淡、無人化的主要原因。車站離蘇花公路反而比較近。

      刪除
  5. 抓個小bug,崇德海「鮮」?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真的是崇德海鮮!那是一家我從未光顧、但看了非常多次的店家,位在崇德村裡,但不知道哪一年它就消失不見了。詳情請參考崇德車站那一篇。

      刪除
  6. 板大的添筆日期是否又複製貼上忘了改了
    您應該是近期去的吧,而不是去年吧XD
    今年也趁暑假去看莎韻之鐘,真的不好找,而且被埋沒在草叢中…
    我想除了歷史課本會提到,應該也沒人在意它了
    喔對了不曉得板大去的時候是怎麼排班次的
    那次從台北過去只能搭宜蘭發車10:29到武塔的
    再沿著蘇花公路走回南澳
    順便看看蘇花改(其實雖然它很巨大,但我覺得倒不會有太大的違和感,也不會太破壞小站風情,因為還是沒什麼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老毛病又犯了。
      這次我是從宜蘭出發,搭了非常早的班車,6:57就到武塔,逛了大約半小時,7:32就搭下一班車繼續南下。武塔站小小的,週邊也很單純,半小時已經足夠到莎韻之鐘那邊逛一逛。
      你的感覺跟我一樣,目前蘇花改尚未通車,人煙依舊十分稀少,就只是兩條水泥長龍架在上面,大部分都沒有改變;但我還是有點擔心通車後的狀況,至少寧靜度會徹底消失,一直聽到汽車開過來開過去的聲音…

      刪除
  7. 武塔車站在電氣化前是個三等站
    我該說電氣化害一堆站被降級甚至站房被拆掉甚至廢站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能說是「電氣化害的」,應該說是鐵道規格提昇(雙線或電氣化)後,原本需要執行交會、待避以及閉塞業務的小站,變成不需要執行這些工作了,在客運業務清淡的前提下,派駐站員已無意義,因此紛紛降等無人化,而降等、無人化之後,拆除站房或是廢站的可能性也就大幅增加。

      刪除
    2. 感覺這些小站命運真讓人覺得悲傷
      以前曾經風光如今......

      刪除
    3. 最可惜的是站房都被拆掉,要不然北迴線原始車站都頗具特色。

      刪除
    4. 現在好像只剩南澳 景美 崇德是北迴線原始車站

      刪除
  8. 席特曼 ~ 您好!
    說到舊觀音隧道裡的 " 觀音號誌站 ", 我曾經有次搭35SP32600莒光號客車去花蓮 , 曾經遇到上行列車正好如你說的在觀音號誌站裡停靠交會待避 , 在結束交會成為單軌時會遇到隧道的 "橫坑" 而且還能看到太平洋照射進來的亮光 , 經過這麼多年我還真無法忘懷那一幕景象呢 ! 後來在YouTube上看到 【臺鐵 舊北迴觀音隧道 路程景 現為蘇花改工程用隧道】影片的重現 (8:42~10:42) , 真的好震撼也很懷念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29JHxJ2MzE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說得太對了,我也永遠記得在觀音隧道裡,突然看到一道光線的震撼畫面。我小時候都覺得說,既然都已經離山壁這麼近了,還會「漏光」,幹嘛一定要鑿隧道,把路線蓋在海邊讓大家看看風景不是很好。說真的我以前對觀音隧道的確是又愛又恨。

      刪除
  9. 日本人也曾經威迫利誘原住民遷離山區,但往往效果不大甚至遭致反抗;可是為什麼國民政府做一樣的事情,卻都順利完成,而且幾乎沒有聽到反對的聲音?

    試答:
    1. 雖然國民黨政府在1950年代初期,大規模逮捕和處決為數不多的原住民族菁英,然而在此之後國民黨政府採取的策略是攏絡人數較少的族群,以便壓制占大多數人口的閩南人,因此在遷村過程不像日本時代採取分而治之,打散關係親近部落的策略,而是較為尊重原住民族既有社會網絡,集體將整個原住民社群遷下山。
    2. 鼓勵原住民種植高經濟價值作物,然而種植高經濟價值作物需要較開闊且面積較大的土地和充沛的水源,同時也要較多的資金,開闊且面積較大的土地以及充沛的水源,必須透過遷村到山下才能取得,而遷村之後交通變得方便,資金取得也會比待在原居地的山上來得容易。
    3. 同時國民黨透過基督教會力量進入原住民部落安撫人心,加上1960年代後經濟發展,傳統生活模式受衝擊難以延續,大量原住民族青年被迫到都市討生活,若要留在原居地勢必得進入國民黨政府軍警公教體系服務,加上國民黨政府鼓勵榮民到山區「開發」移居並通婚

    如果站在1960年代當時原住民的立場,遷村之後能拿到較好的地、較多資金,可以把作物種得比較好,意味可能有更好的生活。同時也不會和隔壁鄰居或親戚離得太遠,偶爾還能一起回到山上看看,加上村長、住隔壁在派出所工作的大哥、女兒的老公、教會牧師都說遷村有多好,出去外地工作的大兒子回家更方便,不用大老遠走一段山路,應該很少人會反對...

    比起日本人,國民黨政府顯然更懂得利用「胡蘿蔔和鞭子」的策略控制原住民族,日本人試圖打散原住民族的社會網絡分而治之,而國民黨政府則反其道而行,利用原住民族原有的社會網絡滲透進去加以控制直到今天

    另外這個問題是直到2017年才有學者完成論文,開始以整個台灣為單位去探討這一個現象,在此之前多數學者只能做到個別部落的遷村研究,能做到整個族群已經是很了不起,所以在2015年您添筆的時候,全台灣應該沒有多少人能答得出來...

    參考資料:
    葉高華〈分而治之〉幕後
    https://mapstalk.blogspot.tw/2016/12/blog-post.html
    葉高華〈從山地到山腳〉幕後
    https://mapstalk.blogspot.tw/2017/04/blog-post.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真的是一個很少人關注研究的話題,如果從經濟利益上的角度來看,加上近代化社會造成的文化衝擊,確實可以營造出「搬下山居住比較好」的整體氛圍。我另外有一個比較極端的看法,就是原住民的武力抗拒與獨立意識,例如最強悍的泰雅族、太魯閣族與賽德克族,在日本時代歷經「理蕃」及霧社事件之後,已經被消磨殆盡;再加上日治後期以皇民化並引入現代化教育,到了國民政府接管的時候,原住民已逐漸改變為與外來者共存的態度。換個角度想想,如果日本政府跟清朝一樣,對於高山原住民採取完全隔離放任不理的方式,一直到戰敗離開,到了國民政府時代會是怎樣的情景?國民政府會不會也要面對類似太魯閣戰爭、霧社事件的狀況?這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思考方向。

      刪除
    2. 不錯的理論 不過國民政府透過基督教會也不全然正確
      別忘了原住民的基督教派裡面 長老教會勢力是比較大的
      但誰都知道長老教會向來主張台灣本土意識 偏向台獨
      和一心反台獨的國民黨不和 根本不可能透過長老會控制原住民
      所以我想 原住民到了國府時期的遷移 應該和宗教無關 單純經濟因素所致
      給李信儒做參考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