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4日 星期六

貢寮車站

貢寮車站 (2012/09/16) 跟龜山站、大里站長得一樣
位置台北縣貢寮鄉(新北市貢寮區)
構造:平面車站
站體
1984年鋼筋混凝土建築
月台1(島式x1)
註解小型鄉鎮交通運輸站
每日平均上下客人數
2011年~461,第138名
2012年~482,第142名
2013年~501,第144名
2014年~467,第149名
2015年~433 (7.31%),第153名 (↓4)

貢寮車站站牌髒髒的,應該是因為此地潮濕多雨,金屬鏽蝕加上苔蘚的痕跡。
福隆站不只有賣便當,還可以說是宜蘭線的分隔點,往南是海岸與平原,往北則都在內陸山區。基本上福隆以北的鐵路都是沿河谷興建,福隆~牡丹之間是沿雙溪河及其上游牡丹溪上溯,接著穿越三貂嶺,從三貂嶺站以後就是沿基隆河下降,甚至過暖暖、八堵後,接續的縱貫線一樣是沿基隆河,直到進入台北市。

從福隆往西北一小段路就進入貢寮村(恕我在內文中不採用惡搞改制後的行政區域名稱),這裡是位於雙溪河畔的聚落,人口比福隆、澳底都還要少很多,不過卻是貢寮鄉傳統的行政中心。雖然代表的是整個鄉的核心車站,但貢寮站卻是小站格局,以前是沒有對號列車停靠的,最多只有平快車;台鐵慢速化加上多停站策略實施後,貢寮陸續開始有復興號、莒光號停靠,現在甚至也有自強號,不過班次很少,南下北上一天各只有兩、三班對號列車,其餘都是區間車。貢寮站每日平均不到5百人上下車,以一個鄉鎮等級車站來看確實偏少,而且若不是有部份觀光客源支撐,數字會更難看。而貢寮的上下車人數也受到草嶺古道效應影響,下車人數比上車人數略多一些,與大里站相反。

貢寮車站站房與龜山、大里形式相同,建築年份也一樣,唯一不同是屋頂加了鐵皮。站場範圍不大,有四條路軌,中間兩條為宜蘭線主軌,分佈在島式月台兩側,所以貢寮站沒有待避月台,若要待避會在雙溪或福隆進行。月台與站房間有天橋連結。

貢寮與福隆差不多就是位於宜蘭線中間點,所以在早期,便當販售成為兩站特色。難能可貴的是,貢寮站仍然有月台便當販售(也有人說已經沒有在月台上叫賣了?),供應的店家就在車站旁邊,據說菜色30年都沒變。十幾年前我在龜山島當兵期間,收假坐車經過貢寮時,一定會買一個來吃,當時好幾站都有在賣便當,但在貢寮買最適合,吃完到龜山站的時間恰恰好,份量又夠,非常滿足。去年走草嶺古道時我也買來吃,在山上吃便當別有一番風味。

貢寮車站就在一個依山傍溪的狹窄區域裡,車站前面連廣場的腹地都沒有,就只是一條小街,雖然不能算是荒涼,但也絕稱不上熱鬧。貢寮鄉的一些主要行政機構、學校都在這條街上,或是附近。

北上EMU500型電聯車停靠貢寮車站月台
南下EMU500型電聯車進站中,經過貢寮車站,經過站房前。當時天色已經有點黑。
貢寮車站月台遮棚也是傳統中式屋簷造型。
貢寮車站天橋,綠色塗裝。
貢寮車站北端,很清楚可以看出月台兩側就是主軌。
貢寮車站南端位處彎道
貢寮車站天橋上,往北眺望,西側就是雙溪河谷。當時有一列北上莒光號正停靠月台。
貢寮車站站房反側。這裡當然沒有後站,因為隔壁就是河。遠處有跨越雙溪河的橋樑和另一區聚落(同屬貢寮村)。
貢寮車站月台上看到的站前聚落
貢寮車站月台,候車旅客不多。
貢寮車站站房內側
貢寮車站出口,從福隆以北開始又可以看到久違的電子票證驗票機,悠遊卡可以拿出來嗶了。
貢寮車站剪票口
貢寮車站售票處,有一台自動售票機。
貢寮車站候車室
貢寮車站正面特寫,原本寫站名的位置被貼掉,換成上方的燈箱(可對照龜山、大里的照片)。這樣有比較好看嗎?
說起貢寮,原本只是台北縣最東端的小鄉鎮,若沒有經歷核四的風風雨雨,恐怕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這個地方。雖然核四(正式名稱為龍門核能發電廠)是位於靠海的龍門村,不在貢寮車站附近,更與本網頁無關,但我還是要利用這裡表達一下我的立場:我反對核四,但不反對核能。核能是人類必須利用的能量來源,核融合更是人類未來希望之所在;但台灣的核工安全紀錄太糟糕,根本不值得信任,尤其像台電這種沒有競爭的萬年國營企業,內部行事之草率隨便可想而知。核四就像是一隻政策反覆之間雜交生產出的怪獸,問題叢生,將來出事的機率極高,而且絕對不會是台電自己可以解決的等級,而是可能要疏散週邊幾十公里民眾,並留下永久輻射污染的麻煩。現在的政府只會拿(1)將來供電會不足(發展替代能源不就是現在的重要課題嗎?怎麼好像如果核四不運轉,政府就賭氣不再蓋其他電廠了?)、(2)電價會因此上漲(敢保證核四運轉電價就不會漲?這兩年漲價叫「合理反應成本」,沒有核四因而漲價就叫「全民自食惡果」,這邏輯真了不起)、(3)影響GDP(全世界哪個國家的GDP是靠核能發電廠支撐起來的?而且台灣根本不應該發展高耗能工業)、(4)會有很多台電人員失業(說真的干我屁事,國營企業晉用員工也沒問過我們的意見,人力失衡卻要我們負責解決?)、(5)全世界發生核災機率極低(是很低沒錯,但核四的施工品質絕對會把這種機率提高個幾百倍)等說法來恫嚇人民,卻從來不敢告訴我們台灣根本承擔不了核能災變的風險,還有,核廢料早就沒地方丟了。

這就好比我們請建商來蓋一棟房子,結果建商施工錯誤,還沒完工就變成了一棟危樓,隨時有可能會倒塌,可是建商不承認錯誤,還說都已經蓋到一半了,應該要把它蓋完;而且不僅要把它蓋完,還一定要我們住進去,因為(1)將來房子可能會不夠住(2)若不把它蓋完住進去,以後房租會上漲(3)會影響建築業的景氣(4)停工的話,建設公司的員工會失業(5)每年房子倒塌的數量很少,機率很低不會輪到我們。總之,看看現在政府的態度,就是把人民當成白痴,用三、四十年前的愚民政策來安撫,我希望能藉此機會呼籲更多頭腦清楚、不受政府胡說八道威脅蠱惑的網友,勇敢表達我們身為公民該有的堅持,也為大家的生命安全多爭取一些保障。

貢寮車站正面就是這條窄窄的街道(朝陽街),月台便當店在前方。
貢寮車站前朝陽街,另一個方向。
貢寮車站前的公車站牌。旁邊立的牌子很有意思,「龍門電廠緊急計畫集結點」,為何要集結?集結之後要幹嘛?上面都沒寫。但是還好我看得懂英文,上面的Evacuation這個字說明了一切:意思就是說如果發生核能災變,大家趕快來這邊集合,然後就要放棄家園撤離了!貢寮人真的好可憐,如果出事最先承擔苦果的就是他們。
雙溪河另一邊,拉長鏡頭拍攝到的貢寮聚落。
貢寮往草嶺古道路上,遠望坑溪畔美麗的梯田景象。
草嶺古道最高點的觀景平台下,正在吃著貢寮月台便當的三名勇士。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
南下福隆車站 北上雙溪車站

7 則留言:

  1. 在宜蘭線還是單軌無電氣化時代,我曾有印象夜晚從雙溪進入貢寮看見另一列車等待交會,遠遠就可以看見車窗燈光形成的火龍,列車慢慢轉彎進站向它靠近,那場面真是震憾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光用想像的就覺得很壯觀!

      刪除
  2. 車站原本是木造日式屋子,改建成這種醜陋的水泥結構真是太愚蠢了
    我是澳底出生,念貢寮國中時,常常必須在這裡搭客運回家,去台北宜蘭也必須到這裡搭火車
    經常走到朝陽橋看到列車在腳底下經過,從山洞進出的畫面
    貢寮車站是我一個很深刻的年少記憶,到現在還記得木頭柵欄厚重的觸感
    後來拆掉改建成這樣,讓我的國中時期記憶全毀
    至於核四,那是全貢寮鄉的無奈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台鐵早期的思維是「鐵道只有運輸價值,沒有觀光價值」,舊的東西當然要拆,拆掉之後再蓋新的,省去維修人力成本,至於什麼歷史意義一點都不重要。現在呢?知道那些舊東西的珍貴之處了,也知道觀光客就是要看這些,可惜留下來的很有限。大好的資本幾乎全都糟蹋了。

      刪除
    2. 現在又改一次了,更加...嗯,至少比較新?大概也是唯一可以講的點。

      刪除
  3. 貢寮站後來有稍稍做了點整修,面貌變得跟原來已有些不同...

    回覆刪除
    回覆
    1. 前幾天我去了一趟,有空再把照片放上來。

      刪除